公司新闻
女子撑国安法被黑暴3次围殴:打掉7颗牙 眼角膜脱

(原标题:香江来信 我被黑衣暴徒三次围殴,打掉了7颗牙齿)

一些所谓的记者永远只会把镜头对准警方,而对于黑衣暴徒的恶行却从没有过任何报道。我决定写下自己的经历,希望告诉更多人“黑暴”的真相,以及那段日子来真实发生在香港的故事。

戴美玲(左)参加撑国安立法活动,7颗牙齿早前因遭受“黑暴”被磕掉。

我1998年定居香港,主要靠摆地摊卖服装谋求生计,日子虽然清贫辛苦,但一家人在一起,倒也知足快乐。去年7月12日中午,我买菜经过深水埗北河街的行人隧道,看到墙上贴满了“起底”香港警察的资料,还侮辱“警察是黑狗”。我实在看不下去,上去撕掉了几张,马上就有两个黑衣人跳出来用拳头打我的头,边打还边说,“警察是你的家人吗?”身高只有一米五三的我,被他们打得眼冒金星,直接跌倒在地……

我艰难回到家中,身上痛,心中更是痛。打开电视机,看到的又是那些侮辱国家、抹黑警队的报道。香港不能再这样乱下去了!我冒出了一个念头:一定要站出来做些什么。

9月11日,一名在香港淘大商场高唱国歌的小学教师遭到暴徒攻击。爱国市民们随即发起“支持李老师”的快闪活动,我也穿着撑警的文化衫前去参加。活动结束后,几个年轻的黑衣人盯上了我,他们用脚狠狠地踢了我近10分钟。其中有一脚直接踢在了我的眼睛上,我疼得直发抖,后来去医院,才知道我的眼角膜被踢脱落了。

戴美玲的肩膀被暴徒打伤

两次遇险的经历,让我对“黑暴”痛恨到了极点。然而我并不害怕,反而更坚定了要走出来支持警察、向暴力说“不”的想法。

11月20日,我买了物资推车送去警署,不料一个人回来的路上被人跟踪。在太子地铁站附近的一条小巷子里,6个黑衣人堵住了我,他们不停地辱骂我,抓住我的头一下下地往地上磕。我的额头在流血,突然间,我感到嘴里也有血腥味,吐出来一看,我的7颗牙齿都被磕掉了。右手腕因为挣扎而脱臼,肚子上也被踢出了淤血,我痛得几乎晕了过去……这已经是我第三次遭到暴徒的围殴,而我只不过是一个上了年纪,支持警察的普通市民。

戴美玲参加撑警活动支持香港警察



责任编辑:木木

  • 友情链接:
  • 闽ICP备11010217号-2
  • 站点关键字:厦门市地隆包装材料有限公司